我是个Loser(5)

我做了梦。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念念有词,“死亡时间,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零时二十七分……”
然后就看到周围上来一大群人,低着头看我,说,哥们,你可算来,一起去……
不明白为什么做这样的梦。那些招呼我一起去玩的人也一个都不认识。但他们都很开心,真有象遇到等了好久的老友一样。

隔壁的小丽喜欢上新来的李四了。我就想不明白了,为啥?李四一没我高,二没我帅,三没我有钱,小丽怎么就看上他了?我要不要使个坏,把李四的那点破事都告诉小丽呢?
我仔细想了一下,不能。一显着咱小人。二说别人坏话又不能成就自己,损人不利已啊。

把最近一直遇到的怪事讲给当医生的哥哥听,他很紧张,建议我立刻去看心理医生,并介绍了我所在城市的朋友给我,说可以帮我联系本地最知名的心理医生。电话号码给我我也懒得去打。不是我排斥心理医生,只是觉着没必要花那个冤枉钱。结果他的朋友却主动打电话到我手机上,说一切都安排好了,还要拉着今天下午就去看。

我刚起床,感觉自己什么都还没开始呢,人家早已经帮自己安排好了整整一天的行程。这就是我无所事是的周末。

记得以前不是一个人生活的时候,每天都会从七点左右开始,晚上十一点左右结束。但现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从八点半以后开始(因为九点要上班),三点钟结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三点后才睡,没什么好忙的,也没有任何人和我一起忙到三点。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下载的影剧院,发着呆,就到三点了。然后一想,不睡觉是不行的,那样不正常,于是去睡。身体上倒不用太担心,因为晚上睡不着的觉,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都会睡回来。没有人在意我是在工作还是在打盹。

突然闻到一股槐花香。原来是院外有人在修剪那两株老槐花树,树上的槐花掉下来,落得满院的香气。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从树上摘槐花吃的日子。那槐花总是一串串的,结白如雪。一把把花瓣全部撸在手心里,然后倒进嘴里胡乱的嚼嚼,就唇齿间全部都是那槐花的香气了。其实花里面总是会有些小虫子,但一点都不影响那快乐的心情。吃到的最多的小虫子也许就是蚂蚁吧。[……]

Read more

我是个Loser(4)

自从我意识到直龙和泥龙的存在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一刻安宁。也许之前他们还有所忌惮,担心我会觉着自己总是自言自语而奇怪,现在,他们无所顾忌了。也许直龙是可以逗些闷子的,但是我却更多的喜欢泥龙,它很安静。直龙总是很兴奋,一刻不停地同我说话,连我两个月大时都有些谁来看过我,抱过我都讲给我听了。
我内心很明白,其实泥龙才是正真正只说实话的那一个,但它毫无生趣,除了一句骗子以外,我几乎听不到它的任何言语。我不明白它为什么那么沉默,就好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渐渐地变得沉默一样。我以为自己只是越来越没有什么新鲜或者兴奋的事情可以发生了吧,没有什么与人交流的欲望了,不知道可以拿出什么样的故事来吸引别人去倾听。于是就沉默吧。但内心其实总是有一种噪动,总是那么期待一个人可以打开我的话匣子。
直龙现在越来越过份了。昨天我没有象往常一样和同事们去领公司的免费午餐来吃,而是自己一个人走到楼前的那株樱花树下坐看风景。樱花早已落下,这里不再喧闹。我这个时候坐在这里,安静地躺着看天。突然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
“你压着我了。”
我吓一跳,鬼啊!分明没有人啊。
还是那个声音:“我就在这里,我是蒲公英。”
果然有一株蒲公英正开着黄色的小花。我笑笑,往边上让让。我心下奇怪,我没有学什么宇宙语言啊,难道我无师自通了?又或者,根本就是幻觉?对,根本就是幻觉。[……]

Read more

我是个Loser(3)

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我病了。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只是那样的躺着。
我时常在想,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有的只是那些害怕你给带来麻烦或者怕你借钱的相交淡如水的朋友,如果有一天,就那样意外的死在自己的租来的房子里,是不是只有因为拖欠了太久的房费,尸体才会被房东发现?
这是一个可笑的念头。
我躺在那里,闭着眼,我看到天空很亮很亮。我的爸爸,妈妈,哥哥,都围站在我的身边,俯看着我,在呼喊我的名字。阳头透过他们的头顶,刺得我的眼睛好疼。但是我还是好想看清他们关切的表情。但是我只能看到他们的嘴唇,他们的牙齿,他们呼喊我的口型。我有些奇怪,为什么看着他们喊那么大声,我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我回头一望,嗯,这不是我自己嘛?怎么躺在地上?怎么闭着眼睛在装死?为啥只穿着灰布衣服?
我再低头看看自己,为什么自己赤条条的,什么都没有穿?
我一下惊醒了。
全身都是汗。
现在是春天,我却盖着一床冬天的大棉被。
我感觉有点渴。但不是很饿。
我突然回想起周叔叔的一句话,越是生病,越是要多吃馒头,平时吃一个,现在就要吃两个,平时吃两个,现在就要吃四个,吃不下去也要吃下去。然后,他就伸手递给我了一个馒头。
我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我得爬起来。
从冰箱里拿出三天前开封的牛奶。我不确定它是不是还能喝。但,它现在是我冰箱里唯一除了酒以外的东西。我必须得试试。
拿起牛奶准备喝。
我突然想起,为什么我连有人倒杯水的渴望都没有了呢?
我拿起手机,想着找出谁的电话打一下,让个朋友过来,关照一下,也许就好了。
我翻着电话簿。
下一页。[……]

Read more

我是个Loser(2)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
打开所有的人际关系软件,包括各类IM软件,什么ICQ, QQ, MSN, iChat, gTalk, skype, AIM, Hi, Uc, yahoo!, Jabber。所有的聊天软件都是最新版的。
打开雷鸟把所有的信箱都收一遍。
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浏览各类社区网络(SNS),包括什么豆瓣,西祠,非死不可,雅虎关系,校内,开心网什么的,能得到八卦的通通都打开。每一个上面都至少上百名好友,至少九成都素未谋面。
可是,仍然很安静。除了群里的消息之外,没有任何一丝以我为主的消息。不过这没关系,因为把这一系列事情做完,短则两小时,多则小半天就可以打发过去了。有时候还能看着别人写的贴子傻笑半天。
开始做饭。开始吃饭。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声音太突兀了。传到楼道里,又被传了回来。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遍,没错,是自己的门在响。之所以要确认一下,就是因为自己总是会误把隔壁的敲门声当成自己的,急忙打开门之后特别尴尬。
会是谁呢?
曾经多么期待自己的门被敲响,但是住在这里至少四年了,只有两类人敲过自己的门,一类就是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的邮递员,送来大量的帐单,还有一类就是传教的。每次开门后看到传教士,失望,想立即关门又显得不礼貌,可是又毫无耐心听完他们讲话。我虽然是个loser,可是我还是什么都不信。记得以前有人讲过,信教可以招来一大堆朋友。我觉着我现在的情况没有招朋友来的必要,没什么好显摆的东西。于是,这信教的唯一的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也被我否掉了。
嗯,会是谁来敲门呢?
心下盘算好了,如果是个传教士的话怎么打发他走。然后定了定神,调整了一下呼吸,满怀希望与忐忑地打开了门。
居然,一个卖货郎,肩上挑着担子的那种卖货郎。[……]

Read more

我是个Loser(1)

我是个Loser。长相一般,也没什么其它出众的地方。走在人群里,谁也不会留意。
这天,我象往常一样,走在上班去的路上。
虽然我是个Loser,可是我却有一份工作。可是养活我自己。
我总是迟到,今天也不例外。因为我想显得独特一点,我以为迟到是自己可以显得独特的维一方式了。
当然迟到也是有好处的,就是不用看到那些穿着西装的社会成功人士急匆匆的脚步,还可以有心情一边散步,一边晒着太阳去上班。
老板早已经习惯了我迟到。他也不想辞退我,因为他觉着有可怜一个Loser的必要,那样可能显示出他的宽容与伟大。
我那样随意地走着,一边踢着一只被人随手扔掉的易拉罐,一边想着怎么打发一天无聊的时间。对于我来说,白天太长,夜也太长。因为根本没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去做。
不小心,把易拉罐踢进了路边的草丛,我想把它捡回来继续踢,因为我其实挺执着。
刚弯腰,我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想学会宇宙的语言吗?”
声音很细,但也足够我听得很清楚。我四下张望,没有其它人。难道是幻听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就好象手机总也不响,因为没有人需要联系我,但我总是会以为它在响,还时不时拿出来看一下一样。不必太认真。我对自己说。继续找草丛里的易拉罐。
“跟你说话呢,宇宙语言,你想学吗?”
嗯。这次可以肯定不是幻听了,因为声音很明确。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去,看到一株野油菜花。
这不是真实的。油菜花也开始说话了。
“没错,是我在说话。”
嗯?你听得到我的心声?
“不是,是你在用宇宙的语言同我说话。”[……]

Read more

荷花的PHOTOSHOP技巧

前几天去拍了荷花,回来一大堆的照片,当然是要PS一下的。但是如果PS的话,数量很多,而时间又不多,怎么办呢?批处理。每一张照片都会有所不同,如何才能达到批处理而总体不会失分很多呢?这的确是个问题。
以前的很多处理荷花的办法,都用到了扣图,这样是不利于批处理的。于是,为了达到不扣图而提高荷花和荷叶对比的效果,大体思路是从颜色着手来提高反差,这个对比度自然就出来了,不一定非要明暗对比。当然也需要用柔光的办法来提高一点点高光部分的表现。OK,让我们来看看如何具体操作吧。
先看一眼处理后的效果比较。

对比一下高光部的细节,我们可以看到荷花的脉络更加清晰,但是细节却没有任何损失。[……]

Read more

c++位运算

好久没编程了,昨天写了几十行代码,那叫一个困难啊,什么都忘光光了。
一直被位运算所以折磨,今天早上终于搞定了数据结构分析,真不容易。
转一篇别人写的位运算,留个资料。
 
 
什么是位(bit)? 
  
 很简单,位(bit)就是单个的0或1,位是我们在计算机上所作一切的基础。计算机上的所有数据都是[……]

Read more

关于如何拍梅花

其实这是一个不太容易的题目。
以前拍过,拿着百微,恨不能雄蕊雌蕊都分得一清二楚,后来发现,自己错了。那样拍出来的梅花,也许只有植物分类课上才会有用吧。
当年苏轼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大约相当于民兵连副连长),黄州就是当今的湖北黄岗,宋朝的时候,还应该是瘴疠之地,虽然不用含除瘴气的树叶生活,但也是穷乡僻壤了。对于高级知识分子苏轼来讲,从繁华大城市一下来到这地儿,也是很郁闷的。要超市没超市,要酒楼没酒楼[……]

Read more

PHOTOSHOP教程–图层

前面之所以讲选区,就是为了图层蒙板操作而用的。但是,直到现在不要说什么是蒙板,就连什么是图层我都没有介绍过。
图层,Layer,是PS当初之所以杰出的一个重要特征,它与历史记录,通道,多样的工具面板等都为PS竖立行业老大地位立下了汗马功劳。之前,我们是接触过很多次图层面板的,可是具体怎么样来形容什么是图层呢?形象的讲,图层就角可以堆叠的可调透明度的塑料纸,在这些个塑料纸上,你可以画上或者贴上自己喜欢图案,你也可以随意地改变塑料纸的排放顺序。当你设定了对象工作图层之后,对其可以实现单独操作,不影响别的图层。总之就是两个特点,一个,次序可随意调整,再一个,透明度从容不100%至0%范围内可调。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所谓的透明度的概念。一个空的新建的图层上面是什么都没有的,不论你设置透明度为多高,它都是什么都没有,就是空,四大皆空的空。如果你在这个图层上画上了些东西,这时再调整透明度,你会认识到,空的地方还是空,有东西的地方才有透明度的变化。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图层是一层层的塑料纸,但它其实和现实中的塑料纸概念不同,它被实例化之后,内容是NULL,而不是0。切记切记。
OK,我们在屏幕的右下角找到图层面板,具体怎么找,以前讲过。然后在图层面板上找着一个半黑半白的图形按钮,点一下,跳出如下的菜单。
嗯,这里的好些东西都好熟悉啊。不都是以前介绍过的调色用的命令吗?嗯,表面上是一样,但本质上会略有不同。这个以后再讲。记住,这里已经是图层了,于是我们关于Image的概念要重新写过。以前说到,一幅RGB图,它就是三组记录R,G和B通道内颜色的数组。现在这个概念得扩展一下,一幅图,不一事实上只是象RGB就是三组,CMYK就是四组,等等这个样子了,它有可能由许多组这样子的数组的集合,按照一定的次序叠放在一起了。于是,图像的概念,不只是XY方向上的了,现在多了一个Z方向。UTF8_E[……]

Read more

PHOTOSHOP教程——选区(下)

手选选区操作虽然精准,但耗时过长,PS有没有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的办法呢?嗯,就是第二思路了。但是第二思路的精准性会不那么高。
我们先来看一下工具浮动窗中剩下的两个选区工具,魔术套索和魔术棒。从其属性窗口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它们的工作方式,它们是以灰度或者亮度的区别来识别选区的。这两个工具都支持选区逻辑操作。
对魔术棒来讲,它有个Tolerance值,对于魔术套索来说,它有个Edge Contrast值。我就把它们都翻译成宽容度吧。这个宽容度不是指光比的那个宽容度。对魔术棒来说,当我们设定不同的宽容度时,用该工具在相同的地方点选一下,颜色与点选区域相差指定宽容度的相邻区域会被选取。当我们以不同的宽容度来点选相同位置可以直观体会一下选区因此带来的变化。
UTF8_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