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如何拍梅花

其实这是一个不太容易的题目。
以前拍过,拿着百微,恨不能雄蕊雌蕊都分得一清二楚,后来发现,自己错了。那样拍出来的梅花,也许只有植物分类课上才会有用吧。
当年苏轼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大约相当于民兵连副连长),黄州就是当今的湖北黄岗,宋朝的时候,还应该是瘴疠之地,虽然不用含除瘴气的树叶生活,但也是穷乡僻壤了。对于高级知识分子苏轼来讲,从繁华大城市一下来到这地儿,也是很郁闷的。要超市没超市,要酒楼没酒楼,想K个歌连个卡拉OK厅都不用,直接大树林里喊,根本没人会告你噪音污染。
还好苏轼自我调节能力还可以,加上好交朋友,心情很快就好起来了。当时黄州物资溃泛,苏轼虽有弟弟周济,但吃饭也成问题。于是他向黄州府讨来荒地十亩,开始搞大生产,备战备荒,积极想响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中央号召。有功名在身的知识分子务农,在当时可算是一件大新闻,因为会被认为有辱斯文。苏同学不但自得其乐,还在农闲时给自己建了个四围的大瓦房,怎么着也得有个四百平米吧,按现在黄岗的房价来算,也得值个八十万人民币吧。可见在宋朝,务农也是可以做到有饭吃有房住的。
苏同学耕种的地,位于东坡,所以他就自称东坡居士,他搭的那房起个名叫雪堂。就他起名字的水平来说,三字,超一流。
他有个上司,名叫徐君猷,其实是苏同学的粉丝,自己跑到苏同学家来看大明星。结果看到雪堂冷冷清清,别说粉丝们,居然连个狗仔都没有,十分不解,问苏同学,冷清不?苏同学早在《游武昌寒溪西山寺》写过两句诗,“风泉两部乐,松竹三益友”,指着雪堂中种植的松竹梅自豪地说到。徐同学一听,大腕就是大腕,境界果然不同,叹服。
从此,就有了岁寒三友。
所以我想,拍梅花,应该还是体现势为首要。
上次下雪,很开心地想去拍雪中的梅花,结果什么都没看着。梅花只有花骨朵,一点点。
以后估计是很难得有雪了。于是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意境是拍不到了。估计只能从梅树枝的形态上入手来拍了。背景嘛,如果能是混然一片最好,如果不行,只能用光来控制一下。逆光拍红色应该是没有错的,背景也可以形成一大片的高调区。但曝光会很难控制。
如果拍单枝,构图讲求曲折,估计就是小时候学过的一篇批判以病为美中那种病态美最好。
如果拍梅林,对比度要足够,曝光十分重要,否则就会灰雾一片。至于景深,我想打个4至5.6应该问题不大吧。
如果还有人物配合,那美女的话,应该可以试试李同学那个却把青梅嗅的意思。帅哥的话,装装知识分子,来一个独啸梅林应该不错。
嗯,下下周去试试。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