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乞儿31

乞丐甲:你告诉我,什么是得到,什么是失去?

乞丐乙:怎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乞丐甲:不是。探讨一下哲学。也不能成天坐在这里无所事事吧?

乞丐乙:你可别跟我说什么辩证法啊,什么有一种得到是失去,有一种失去是得到。那是安慰人用的。不是一种事实。得到就是得到,失去就是失去。但是失去是以得到为前提的。

乞丐甲:那你说,我们做乞丐的,有什么得失?

乞丐乙:既然是乞丐,自然得到是怜悯,失去的是尊严了。

乞丐甲:那其实还是因为你在意,所以你会觉着失去尊严吧。假如你根本就不在意,我想你也不会觉着有失去。

乞丐乙:的确。当你觉着失去或者得到的时候,当然是你意识到的时候。有些时候,你早已经失去,只是你意识不到。有些东西,你早已经得到,只是你还未满足。

乞丐甲:那得失的平衡,就是自己的利益考量了吧?

乞丐乙:我想至少是决策当下是那样的吧。

乞丐甲:有没有一种得到,是什么都没有得到;有没有一种失去,是什么都没有失去?

乞丐乙:嗯?这倒没有想过。愿闻其详?

乞丐甲:本来也没有什么。比如说我们得到了怜悯,失去了尊严。可是实际上这些东西,比如怜悯和尊严,都是无形的。也许我们把这种无形的东西附着在有形的东西之上了吧。比如说人家给你一块钱,或者说给你一块红薯干,我们就把怜悯附着在了这一块钱,或者一块红薯干上。可是,我又不明白,那种附着,是否只是在人家施舍的那一刹那?那种附着,是否还伴着许多别的东西,比如说施舍者的态度,或者表情,或者他与你的关系。但是,于你而言,这些东西,也许你都看不见,但你仍然认为你得到了一种怜悯。是否你把施舍这一行为本身就定义成为了包含有怜悯呢?又或者说,失去了尊严。你说失去的前提是得到。你说我们有过尊严吗?或者说,其实我们早已经忘记了我们还有尊严。这种,算是我们失去了?还是我们暂时把它放在一旁了?如果有一天,有机会穿着体面,过体面的生活,是否这种尊严又捡回来了?

乞丐乙:别说那么快。我有点反应不过来。你这个是有钻牛角尖了嘛。我那个只是泛泛地一说。我说的怜悯(commiseration)只是对遭遇不幸的人表示同情。不是说别人不施舍就不同情,施舍也不一定是同情。甚至于我们是否遭遇不幸也得另说。但泛泛而言,我们主要是以乞求怜悯的方式活着。尊严(dignity)是一种身份和社会地位。我们没有财富,可是我们有自己的品格。你说得对,对于尊严这个词我的确是没有仔细想过。我们所有的,就是安于贫困,不偷不盗,不违心不骗人。也许在这些方面,我们比很多穿着体面的人都活得有尊严。的确是从来都没有失去过,只是我没意识到它的存在。或者,我想换个词,尊重(respect)。但仔细一想,尊重不尊重的,还不是依照着对方的世界观?于是我也想不清楚了。这很有趣。一但一个问题仔细想想,总有它想不明白的地方。

乞丐甲: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在想,这个得到,与失去,是过程,还是结果。对于有形的东西来讲,也许是个结果,但对于无形的东西来讲,可能就是个过程。

乞丐乙:是啊。有些句子,比如说,你正在失去她,你失去了她,这种句子本身可能就是个省略句。也许完整的是你正在失去她的(爱,信任,关注,理解,etc)。再比如说,你失去了她。这个她也许是你身边一个关系密切的人的生命。而与这个生命相关的一切,你自己也都失去了。但是这个时候,就同有正在失去的说法了。

乞丐甲:对。其实你是想说,无论过程还是结果,都不一定是有形或者无形来区别的。那,得到与失去,后面倒底应该接什么呢?怎么区分呢?

乞丐乙:要不跳出来想想。无论你得到什么,都会失去更多。因为熵增嘛。得到,代表着与你有关的组织的有序性加强了。相应地,你也会失去很多东西。

乞丐甲:谢谢,祝您一生都走好运。那简单讲讲。比如说刚才这个施舍给我们一块钱的。我们得到了一块钱,这没错吧。但我们失去了什么呢?

乞丐乙:你这不是为难我吗?要硬说也能说出来点,比如说得到这一块钱之前的心态,和得到这一块钱之后的心态,就不一样。比如,你总是能这样就得到一块钱,和你想改变些什么才能得到这一块钱,对于你来说就不一样。当然这些东西都太牵强了。看来我刚才说的,不严密。最简单的东西都不好解释。

乞丐甲:是否可以反过来说,得到不一定意味着失去,失去不一定意味着得到?
乞丐乙:你这个是废话嘛。等于啥都没说。既然是探讨,就别光玩这个虚的文字游戏了。

乞丐甲:其实今天我想给你说个事儿。

乞丐乙:什么事儿?

乞丐甲:我要离开你了。上面同我说,让我去带一个新人。

乞丐乙:恭喜啊。你可以当师傅了。

乞丐甲: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老师的。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乞丐乙:说什么呢?我们是同事,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互相学习才对。你拼搏,你努力,你幽默,都给我带来了很多生活。

乞丐甲:所以,当我要离开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离开,我得到了些什么,失去了些什么?

乞丐乙:放心。离开不意味着失去我。想我了就随时回来看看呗。我真的为你高兴。自从你跟着我调到这个荒凉的地方以来,我一直担心着你的前途。我老了,但你还年青着呢。

乞丐甲:是啊。虽然和你在一起很快乐,但我也时而觉着不知足。你莫怪啊。

乞丐乙:怎么会怪你呢?聚散都是缘。对了,我问你一句,是不是这个两乞儿系列就走到头了?

乞丐甲:不会啊。我会时不时地回来看你的。每次相聚,自然会比现在浓烈得多,那不是更有意思?

乞丐乙:噢。很好。你走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的。我送你八个大字吧,少说少做,多看多听。

乞丐甲:那我走了,和其它的人说再见去了。

乞丐乙:走吧,我一老头,离别见得还少吗?走吧。

2 thoughts on “两乞儿31

  1. 虽然有些隐喻的意思也不尽能理解,但是看出了很多心酸,不知博主是甲还是乙了。Anyway,祝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