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Loser(2)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
打开所有的人际关系软件,包括各类IM软件,什么ICQ, QQ, MSN, iChat, gTalk, skype, AIM, Hi, Uc, yahoo!, Jabber。所有的聊天软件都是最新版的。
打开雷鸟把所有的信箱都收一遍。
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浏览各类社区网络(SNS),包括什么豆瓣,西祠,非死不可,雅虎关系,校内,开心网什么的,能得到八卦的通通都打开。每一个上面都至少上百名好友,至少九成都素未谋面。
可是,仍然很安静。除了群里的消息之外,没有任何一丝以我为主的消息。不过这没关系,因为把这一系列事情做完,短则两小时,多则小半天就可以打发过去了。有时候还能看着别人写的贴子傻笑半天。
开始做饭。开始吃饭。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这声音太突兀了。传到楼道里,又被传了回来。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遍,没错,是自己的门在响。之所以要确认一下,就是因为自己总是会误把隔壁的敲门声当成自己的,急忙打开门之后特别尴尬。
会是谁呢?
曾经多么期待自己的门被敲响,但是住在这里至少四年了,只有两类人敲过自己的门,一类就是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的邮递员,送来大量的帐单,还有一类就是传教的。每次开门后看到传教士,失望,想立即关门又显得不礼貌,可是又毫无耐心听完他们讲话。我虽然是个loser,可是我还是什么都不信。记得以前有人讲过,信教可以招来一大堆朋友。我觉着我现在的情况没有招朋友来的必要,没什么好显摆的东西。于是,这信教的唯一的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也被我否掉了。
嗯,会是谁来敲门呢?
心下盘算好了,如果是个传教士的话怎么打发他走。然后定了定神,调整了一下呼吸,满怀希望与忐忑地打开了门。
居然,一个卖货郎,肩上挑着担子的那种卖货郎。
我觉着应该庆祝一下,既不是邮递员,又不是传教士,居然是个卖货郎!
“你走错门了吧?”
“没错,就是你家。卖宝鉴喽!”
“卖宝剑?不买。隔壁有练香功的,你去问问他买不买。”
卖货郎一脚夹在自被关住的门上,使劲露出一个笑脸,“不是卖宝剑,是卖宝鉴,风月宝鉴!”
“瞎米?风月宝鉴?是你是跛足道人啊,还是我是贾瑞啊?”
“嗯?你认得我师父?”
KAO,还来真的。“那给我看看你的风月宝鉴吧。”
货郎顺过挑子,挑开一边的遮布,看到竹框里满满一框子的铜镜。
“这宝鉴现在还搞批发啊?”
“嗯,我师父开了个厂,专门生产这种宝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种宝鉴的功能啊。它的前身,是两面皆可照人,特供聪明杰俊,风雅王孙使用的风月宝鉴3.1版。后来经过我师父数百年的改造,历经3.14版,3.141版,3.1415版,3.14159版,才有了今天的3.141592版,可是说是风月宝鉴最稳定功能最强大的版本。现在这个3.141592版还是两面皆可照人,正面照已,背面照人,特供青年才俊使用。”
“能不能来个摘要版?”
“嗯,那我直说了吧。这个宝鉴,可以照出都有哪些姑娘正在喜欢你。”
咦,这东西听上去似乎不错啊。只可惜太离谱了。“真的假的?”
“你看,这里是风月宝鉴功能的证明材料,这里是它在历届仙品宝物博览会上的获奖证书……”
“停!我要的是实物现场证明!”
“好吧,你看那个楼道里打扫卫生的大妈,我给你照一下看看她喜不喜欢我哈。你看,这个红色的条就是欢喜程度,中间这个刻度就是喜欢的临界域值,过了个这个刻度就会绿色显示,表示喜欢,绿色越多,表示越喜欢,这个红色的部分表示接近喜欢的程度。看来这个大妈是不喜欢我的。……”
“拿来我照照。”
“这可不行。只能专供以后使用。就是说,刚才我照的那个只能我用。你如果要照,你得买一个才行。”
“还不能试用啊?那怎么个买法?”
“拿灵魂来换。”
“屁!我没灵魂。就算有,我说换给你,你啥收去?”
“这你不用担心,我有招魂袋,可比弥勒佛的人种袋,只不过招魂袋只招魂,不招人。”
“你进屋坐,我和你探讨一下。你说这个人,如果魂被你招走了,他会是个什么样子?”
“不会失魂落魄落啦。完全不象传说中的那个样子。人有三魂七魄,你换一面镜子,只需要一魂,你还剩二魂七魄,根本不影响。再者说,我只招天魂,而天魂对于你来说,基本不随身,你只需有得命魂在,一切都和过往没有任何区别。七魄皆在,形体保全。用一个不太用的天魂,换一面风月宝鉴,绝对值!”
“嗯,天魂这东西太抽象了,能不能具体解释一下下它是个什么东西啊?”
“我们叫它胎光,但具体你也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它游离在你的身体之外,被我收走,只是换个地方呆呆。”
“噢。会不会本来人是喜欢我的,因为天魂的存在,天魂被收走后,人就不喜欢我了?”
“不会。肉眼看不到天魂。如果能看到天魂而喜欢你的,那是你的造化。”
“那你那个框里是什么?”
“怎么,你对宝鉴不感兴趣?”
“不是不感兴趣,是觉着,如果拿来看到有人喜欢自己还挺高兴的。万一拿来发现总也没人喜欢自己,多打击人啊。还不如不知道。而且,你成天拿个镜子照来照去,迟早要被别人收拾一顿。所以这东西,还是应该拿去特供风雅王孙。你那个框子里是什么?”
“点金石。”
“这牛B!这东西我喜欢。怎么卖?怎么用?”
“点金石要用手指来换。而且是惯用手的中指。你买了后,就用点金石换掉你的惯用手中指,从此以后,凡此中指接触过的东西,无论的意愿如何,全部变成十足真金。”
“哈哈,这个就是智慧石吧?”
“那是西方的那一套,在我们这里行不通。这个中文名就叫点金石,英文就叫点~金~石~。”
“那换成点金石的手指会不会和别的手指不一样?会不会边上的手指碰到也变成金子?”
“装上之后和正常的手指没有任何区别,你自己都意识不到它的改变,所以常常会有失误,把不想点成金的东西点成金。不是有意,你是碰不到边上的手指的。”
嗯,这东西,好啊。我先拿个什么东西套在点金的手指上,基本不用,不就不担心会让身边的东西意外变成金子了?当我是傻皇帝啊?不过,这东西这么好,怎么没见世界金价走动啊?
“这好东西,一定被换出去不少吧?”
“基本没有……因为大部分人都换了风月宝鉴走了,根本没有人关心另一个框子里装着什么,他们还以为是一样的宝鉴呢……”
“那你能不能给我示范一个点金石的功用啊?”
“不行。因为我不能装点金石,我的肉身是借的。借的总是要还的,不能损伤。”
“你不是仇家派来玩我的吧?”
“你有仇家吗?”
“没有。”
点金石,点金石,点金石,有了它,就有了一切啊。嗯,再问两句就买了。
“点金石能用几次?有寿命没有?如果不想要了,是不是切掉就好了?”
“点金石一但装上,就终身都可以使用,切是切不掉的,因为它会在第一次激活以后就连接到你的心上。每使用一次,都会长一根丝在你的心上,让你心里有数自己有了多少金子。但是,如果心上长了丝,就会影响一点点活力,长太多丝,心会负担太大而受不了。”
“什么,还有这等严重的负作用啊?那心上的丝,到底长多少就算是负担太大了呢?”
“贪心越大,负担成长的就越大。只要有贪心,心就不可能不受累。”
“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卖货的!”
“就是说,你变得多少金子,你的心就受多重的负担。”
“啊,看来是换不成了。金子太重了,我的心太脆弱,世界那么大,我还想留着它去看世界呢。你还有没有别的什么有趣的东西?”
“嗯,你为什么是个loser,你知道吗?你计较太多,思前想后的,你什么都不想失去,那么你什么都得不到。我这里没有任何你可能感兴趣的东西了。”
“那~,不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