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Loser(3) 2

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我病了。两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只是那样的躺着。
我时常在想,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有的只是那些害怕你给带来麻烦或者怕你借钱的相交淡如水的朋友,如果有一天,就那样意外的死在自己的租来的房子里,是不是只有因为拖欠了太久的房费,尸体才会被房东发现?
这是一个可笑的念头。
我躺在那里,闭着眼,我看到天空很亮很亮。我的爸爸,妈妈,哥哥,都围站在我的身边,俯看着我,在呼喊我的名字。阳头透过他们的头顶,刺得我的眼睛好疼。但是我还是好想看清他们关切的表情。但是我只能看到他们的嘴唇,他们的牙齿,他们呼喊我的口型。我有些奇怪,为什么看着他们喊那么大声,我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我回头一望,嗯,这不是我自己嘛?怎么躺在地上?怎么闭着眼睛在装死?为啥只穿着灰布衣服?
我再低头看看自己,为什么自己赤条条的,什么都没有穿?
我一下惊醒了。
全身都是汗。
现在是春天,我却盖着一床冬天的大棉被。
我感觉有点渴。但不是很饿。
我突然回想起周叔叔的一句话,越是生病,越是要多吃馒头,平时吃一个,现在就要吃两个,平时吃两个,现在就要吃四个,吃不下去也要吃下去。然后,他就伸手递给我了一个馒头。
我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我得爬起来。
从冰箱里拿出三天前开封的牛奶。我不确定它是不是还能喝。但,它现在是我冰箱里唯一除了酒以外的东西。我必须得试试。
拿起牛奶准备喝。
我突然想起,为什么我连有人倒杯水的渴望都没有了呢?
我拿起手机,想着找出谁的电话打一下,让个朋友过来,关照一下,也许就好了。
我翻着电话簿。
下一页。
下一页。
我楞着。
我好象可以动,也可以拿牛奶,还可以做梦。
其实我一切都好好的,没什么不妥。
只是,有点累,有点那种说不出来的累罢了。为什么要同自己装孙子呢?
把电话扔到一边去吧。其实可以考虑把电话消户了,似乎不太需要它。但是,又舍不得,感觉它和网络是自己唯一和外界建立联系的方式。
我又拿起牛奶,大口地喝着。
有点恶心。我哇的一口,又把牛奶全吐回到杯子里。
看到吐回去的东西,我真的恶心起来,但是这次却是在干呕了,除了点胃酸,肚子里什么都没有。
嗯,听到点声音。我敢肯定不是自己的声音。
是牛奶里的。
咕噜。一只干瘦的象竹节虫一样的东西从牛奶里爬到杯边上,吐着,咳着。
我盯着它看。艹,难怪会觉着有点恶心,这牛奶现在除了三聚菁胺,现在还装竹节虫啊。
“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咳,咳,咳。”
“你,会说话?”
“当然。我叫直龙。本来应该封存在你体内的。结果你这两天想在这里玩装尸体,我就趁机跑出来了。”
“什么?”
“我还有个兄弟,叫泥龙,现在还在你体内呢。”
“什么?”
“我们本来是封印在你体内的两兄弟。自从你懵懂的时候,就被封印了。其实每个人身体里都有的。”
“那你跑出来干什么?”
“和泥龙那小子呆一起太没意思了。老被他欺负。”
“为啥?”
“本来呢,你小的时候,我比他壮,老按住他乱擂。但是现在他比我壮,老欺负我。我可是老大咧。入不了他的气,就想往外跑。”
“不明白。”
“你具体不明白啥?”
“不明白你,你兄弟,所有的一切。”
“没工夫同你解释。你先把我弄出来,洗洗干净。”
“咋洗?”
“放水下面冲。”
我伸手把他托手上。这么个难看的东西,怎么生活生长在我体内的呢?我怎么从来都意识不到?我还一直以为能在我肚子里玩的,就是些什么蛔虫啊,绦虫啊之类的。
“你要呛死我啊。水小点。”
“洗干净了没?”
“好了好了。为啥你们生活在你体内呢?其实不叫生活,叫封印。”
小东西自己跳到我的毛巾上滚了滚身上的水,然后飞将起来。
飞到我眼前,落到键盘上。
“我和我兄弟本来是太极树上的叶片上的毛,后女娲造人的时候拿着那太极树枝沾了泥乱甩,结果把我们都甩到泥娃娃里去了。后来天尊不满女娲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泥娃,让女娲别玩了。女娲不听,从此你们就产生了。天尊看到,想来也是小娃儿们爱玩的天性,也就不去理会,但划了个圈,让我直龙和兄弟泥龙有了灵气,化做人眼中的灵光,封印在了人的体内。”
“那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在人类当中随着人类繁衍,做为天尊给人类的礼物,存在了下来。”
”你也别照镜子了。你眼睛里那点灵光,早就没了。我都跳出来了。我那个兄弟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儿呆着呢。”
“那,后来呢?”
“我总是长得比弟弟快些,但一旦成形,就不再长了。结果弟弟就长大了,然后就被它欺负呗。”
“这个说过了。你有什么法力没有?比如说能让我不用上班也能领工资的那种?”
“没。我就是喜欢讲故事,我弟弟就是喜欢吹牛。然后我们啥也不会。我讲的所有故事,都是从你眼睛里看来的,再直接讲出去。但是老被弟弟欺负,他老抢我话说,搞得我故事总讲得乱七八糟。”
“你是说,你们俩个在控制我说话?”
“也不是控制,只是借你的口说话。你想说的话,你还是自己会说。我们俩就是被封印得无聊,透过你眼看到有趣的人,有趣的事儿,就经常想着说两句逗个闷子。”
“那我为什么从来都分辨不出来?”
“当然。你自己口里说出来,你当然以为是自己说的。你会以为是别人说的啊?毛病。”
“屁,你才有病,到处骗人。”
“你看,这句就是我弟弟说的不是?”
“行了,我现在有点感觉了。感情我平常说话是三个不同的来源啊。”
“嗯,其实你自己话很少的。你就只知道吃,喝,睡。我们才是你思想的真正来源。我们好歹被封印了上千年了。”
“啊?”
“象你这种的,运气好,封了我和我兄弟这样的,属于老髓新花,就是生来就带着天灵光,会讲故事些。有些就惨了,完全的新髓新花,啥也不懂,就会让人觉着呆呆的。其实,那不是他的错。你想个泥娃娃,能有啥思想?”
“骗子。”
“你不说话会死啊。我给你说哈,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我被封印久了,会疯掉,会仇恨,会发誓毁掉人类。但是,被封了三千年,我并没有象传说中的那样发疯,反而发现总是会遇到一些被封到别人眼中的直龙,就想交流,就想逗乐子。”
“那是天尊给的本性好不好?”
“我能问句不?我为啥看不到别人眼睛里的你们同类啊?顶多看到眼睛里亮亮的,或者黑漆漆的。”
“嗯,其实我跳出来,也只有你能看得到。因为我还得跳回去。这就是直龙的命运。有些时候我们想逃,但逃出来后立即就知道要回去,不回去根本没办法生存。封印的力量也会把我招回去。”
“我是问我能不能看到别人的直龙?”
“看不到。但可以想象得到。以后当你觉着突然看到谁眼睛很亮,或者很黑,很吸引着你讲很多话,那就是有了。”
“这样啊。”
“我们这些,都是尊敬老的,喜欢同历的,鄙视新龙的。所以啊,有些时候没有话,并不代表没有啊,只是可能是老龙在贮,不敢说话,或者新龙在贮,懒得搭理。”
“这牛奶你还喝?”
“不是,听得入神,又觉着渴,就喝了。”
“不行,放风时间到了,我感觉我马上就飞不起来了,我得回去休息了。”
我又看到了天花板。刚才做了个梦,我得写下来。因为很有趣。
我好饿,得活下去,不能躺在出租屋里等死。
如果,一个人死在出租屋里,那应该是Loser中的极品了吧。我不想当极品,我只想当一个普通的Loser,不要引人注目,这样才能不被定在历史上。
我得好好的活下去。

2 thoughts on “我是个Loser(3)

  1. Reply FREDLI 4月 14,2010 7:40 上午

    Hi, 哥们,原创的啊,你太油菜了。崇拜一个!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